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百二十二章 凤兮凤兮归故乡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山坡顶,黑衣蒙面人侧身朝下斜睨。

    午后阳光从身后斜射,营造出了深沉神秘的逆光效果,仿佛剪影。角度又是仰拍,令他背负着白云蓝空,顶天立地。

    伴随“嗷”一声怪叫,盘着双腿的李正从沙发蹦下,拖鞋也不穿,连嚷两句“牛逼”后还不能抒发心意,跑到客厅博古架上抽出一根羚羊角,斜执身后作定格状,模仿方才见到的炽天使对峙雷欧奥特曼场景。

    电视屏幕又切换到演播厅,三男一女正七嘴八舌讨论扶桑骚乱。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。”

    王军把食指竖到嘴边,挤了挤眼睛。

    王晶默不作声走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李正胆怯地瞅了瞅表姐背影,摆回羚羊角,蹑手蹑脚走到表哥身旁,压低嗓门问:

    “姐又去烧香拜佛了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。”

    李正在京师大学堂读书,听说失踪大半年的表姐回来了,欣喜若狂。正巧赶上两天休息,干脆粘在这儿不走了。王军在外地上军校,也特地请假赶回家。

    姐姐还是那个姐姐,但神情举止同以前有了很大不同。

    王晶当初跑到偏远的东方市实习,是为了躲避家里安排的亲事。以前京城有四大豪门十大世家的说法,王家是世家之一。但随着王老爷子离世,王家逐渐衰落,空余一点名声。放在小地方可能如雷贯耳,底子却连一些暴发富豪都不如。

    老豪门、老世家渐渐淡出历史舞台,眼下京城风头最劲的是四大公子。其中一位钱公子家财万贯,看中了王晶的美貌和血统,央人撮合。王家人自然很高兴,王晶却烦不过,一气之下跑去海边实习了。

    哪知这一去竟然失踪了大半年,可把大伙吓得不轻。王晶的父亲是王家老三,英年早逝。王妈妈大家闺秀出身,不是势利之人,非要钓到金龟婿不可。含辛茹苦带大一双儿女,见自己把女儿逼失踪,后悔得连死的心思都有。所以这次王晶一回家,她立刻就把亲事退了。

    钱家是有名望的大家族,自然不会死缠烂打。钱公子的风流韵事天下皆知,也不会吊死在王晶这棵树上。但无论如何,钱家算被打了脸,不是很舒服,由此结下梁子。

    据王晶解释,实习期间出海玩碰上风浪,漂流到一个小岛,半年后才被过往邮轮救起。话里疑窦甚多,但这么点小事,居然惊动国安局的局长李少石将军亲自登门澄清,大家也就不好再追问什么了。

    王妈妈曾经怀疑,女儿新交的男朋友就是那个和她一起漂流的国安局大个子花戎,但越瞅越不像。花戎登门两次,一次和李少石以公家身份来,一次以私人身份拜访。虽然一口一个“大妹子”叫着,神情却非常恭谨,甚至流露出一丝畏惧,倒有点像侍卫面对女王。

    王军回家听母亲说起后,吓一大跳,劝她赶快熄灭这个荒唐念头。想花戎是何等人物,在南越行省黑白道通杀,怎么可能做姐姐的侍卫?

    但王晶神态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疏离与威严,又不像装出来的。她寡言少语,不再同两个弟弟打闹了,还热爱上古装,买一大堆回家试穿。这倒罢了。与世隔绝半年多,谁没点幻想,没点古怪习惯?慢慢就会好的。

    可她竟然要卖掉京城的老宅子!

    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王妈妈想得开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,没有谁能保证一直位于风口浪尖。可老宅是老爷子留下的念想,当年被尊称为大帅府。这要是卖掉了,王家人的脸往哪儿搁?

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