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节 决斗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南城的事情先放一放,我们来谈谈南部墓园的。”尤歌说道,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铁渣表示了同意。

    “你考虑过没有,如果要在南部墓园大面积种植沙梨和沧海细叶桑,虫化者的人口就会暴增。三十年内,或许会超过十个亿,你觉得……”尤歌看着他,“你们管得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对于虫化者的偏见,还是那么的强烈,所以你才会觉得难以管理,但我并不这么认为……”铁渣拿起酒杯,朝她示意了一下,“艾尔塔人的性格,似乎比虫化者更危险,他们不也过得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关于第一点……”尤歌和他碰了下杯,问道,“虫化者先生,我歧视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对我有偏见。”铁渣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你说说看。”尤歌朝他挑了挑下巴,露出雪白的脖颈。那样子,就像一只高傲的孔雀。

    “你打了我一枪,就因为我是虫化者。”铁渣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尤歌侧过脸,反问道,“难道不是因为你欺骗了一位单纯的女孩吗?”

    “不完全是……”铁渣摇了摇头,提醒道,“我想你应该忘了,你曾经在一位虫化者的面前,表达了你的观点……”铁渣学着她的强调,装模作样地说道,“它们不是人类,它们不应该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就是歧视你!”看着他嚣张的样子,尤歌终于恼羞成怒,咬着银牙,说道,“你就是一只坏虫子,我恨不得把你一剑刺穿。”然后站了起来,“唰”的一声,抽出腰间的细剑,指着铁渣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来吧,决死一战。”尤歌扬起头,宣布道。

    “朋友,没必要吧。”铁渣摊开双手说道。他没带武器进来,现在可以说是身无寸铁。

    “我想,我们之间还欠缺一场决斗,一场生死决斗……”尤歌的声音逐渐变冷,音量也在拔高,“你和我之间,诺尔塞斯和隆巴尔之间,真神和圣狼之间……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收剑回鞘,然后轻抚着桌面,走向会议桌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“九年前,你用一毫克的镭2315救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喃喃自语地说着,那银白的高跟铁靴敲击着光洁如镜的地板,发出“噔噔噔”的金属脆响。然后像变魔术似的,随着她手部的动作,一排明红色的针剂,出现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晶莹剔透,散发着淡淡的微光,正是价值不菲的生命之火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还你十万毫克……”

    她走了个来回,放下了两排生命之火。转眼看去,足足有数百枚。

    “来吧,胜者生,败者死。”她缓缓抽出细剑,星眸中泛起一层紫光。

    朝下看去,那剑锋之上,蓝色的光华如水一般,迅速浸透了剑身,发出细密的、令人心悸的嗡鸣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铁渣面露苦色,“没必要吧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秒,尤歌的手轻轻向前一递,一点星芒,顿时刺胸而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铁渣猝不及防,被钉在了椅背上。鲜血弥漫而出,瞬间染红了胸口。

    尤歌随即抽剑后退,铁渣失去支撑,嘴角溢出鲜血,无力地从椅子上滑落,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铁渣捂着胸口,挣扎着爬起来,嘴里喷着血沫。

    却见尤歌微微一笑,朝桌上的生命之火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铁渣艰难地扶着椅子,站起来,半趴在桌面上,颤抖着手,拿起血清,扎在了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呃……”一连扎了三针,他才缓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玩这么无聊的游戏,你又不是碧青蓝那疯子。”铁渣扶着桌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已经玩过了。”尤歌的声音冰冷无比,更带着绵绵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铁渣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很不高兴。”话音刚落,铁渣的眼中映出一点寒芒,然后肩膀被刺穿,一道血箭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咕……”铁渣刚想争辩,声音就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又打了两支血清,他才站稳脚步。

    尤歌嘴角露出残酷的笑容,胸部向前一挺,又是一剑刺出。

    可这次就没那么顺利了,她眼前一晃,一道黑影从铁渣背后急速窜出,然后“铛”的一声,将剑锋撞开了。飞溅的星火中,一根乌金色的节足悬于身前,尤歌立即向后一跃,退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别说我欺负你。”铁渣站直身体,身上浮现出黑红色的甲壳,六根节足从背后伸出,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,小弟弟。”尤歌挽了个剑花,挑衅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。”铁渣咧开嘴,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啊~”尤歌朝他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圣阶强者,尤歌是真源力加灵能,铁渣是虫化加传统加伪源力。怎么看,都是后者占便宜些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铁渣微微躬身,然后一蹬地,化作一道流光,直逼尤歌,六根节足从不同的角度刺过去,同时双手着抓向她大腿。

    尤歌手腕一转,星芒如瀑,爆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叮叮叮……”

    交锋的瞬间,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响起,两道人影交叠在一起,然后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“呵呵~”尤歌轻笑一声,缓步而行,拿起桌上的红酒杯,朝铁渣致意。

    后者的腰部被划开一道大口子,鲜血正汩汩地流出来。他却毫不在意,拿起桌上的红酒杯,向前者回礼。

    看着他轻描淡写的样子,尤歌不禁皱了皱眉头,尝试性地扭了下腰,却忽然感觉到,屁股有些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从铁渣的视角看去,她背后的裙子撕裂了大半,白生生的臀/瓣露在外面,就像孩童穿的开裆裤。

    尤歌朝后看了眼,顿时脸色微红,放下手中酒杯,骤然一剑刺来。

    铁渣早料到她会突然发难,六根节足蓄势待发,在尤歌出手的瞬间,两根去抵挡细剑,四根袭向腋下、股间和小腹……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叮叮叮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金属撞击声中,忽然传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尤歌急速后退,扭腰看去,白嫩的屁股上多了个红通通的巴掌印。

    铁渣搓了搓手,朝她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尤歌羞愤难当,整张脸都气得通红剔透,仿佛熟透了的苹果。可下一秒,她眼珠子一转,红潮迅速褪去。只见她嘴角微微上翘,露出妩媚的笑容,然后缓缓扭过身,拍了拍没被打的那半边,挑衅说道,“有本事,这边也来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说完,铁渣朝手上哈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流光一闪,两人再次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叮叮叮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噗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铁渣向前冲出一小段,直接扑倒在地上,而尤歌的白生生的屁股上,赫然多了个巴掌印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瞬间,铁渣为了去打另外半边,被尤歌抓住机会,捅穿了两条大腿和左肾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铁渣捂着腰,艰难地爬起来,一步步朝会议桌挪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快抓到血清的瞬间,侧面突然横出一脚,将他踹出了几米外。

    “道歉。”头顶传来淡淡的声音。

    铁渣没回答,埋头朝会议桌爬去。

    “向姐姐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呃啊!”

    他大腿上的伤口被高跟铁靴踩着,动弹不得。而更要命的是,细细的鞋跟还往血洞里戳,疼得他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他痛苦地挣扎着,像只被钉在地板上的螃蟹。

    “快点道歉。”尤歌俯下身,笑眯眯地说道,“道歉就给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过来……”铁渣艰难地说着,声音很小。

    “嗯?”尤歌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……”铁渣的声音含糊不清,似乎虚弱到极点。

    为了听清楚他的道歉,尤歌撅起屁股,半趴在地上。却在这时,背后冷风袭来。

    “咻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后面就遭到了袭击。只听见“噗”的一声轻响,一根节足长驱直入。

 &nb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