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七百四十五章 办公会议(11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齐天翔当然明白罗剑的意思,更明白他想说什么。 对于新型城镇化一窝蜂而上,出现的问题和矛盾,以及省级财政的压力,齐天翔也很清楚,明白罗剑还是有怨气和抵触情绪的,可碍于自己省长的面子不好提,更不能直接指出小城镇现场会召开的失误以及造成的被动。这是给自己留面子,也是罗剑的圆滑和老到。

    道歉和解释是必要的,可却不是在这样的场合,也不是在这个时候。原本罗剑就没有提出问题的根源,也没有指出失误所在,道歉就是无本之末,说多了还有矫情的成分,此刻不提比明说要好。何况自己提出的组成联合调查组,严厉打击伤农害农事件的要求,原本就有纠偏的意思,相信以罗剑的老到,不会感觉不出来。

    齐天翔与罗剑交换了一下眼神,然后环视了一下众人,随后才是望向徐方,温和地说:“这件事情还要请徐方同志多加关注一下,尽快组成调查组,尽快拿出结果,遏制住这股盲目的大干快上之风。尽可能在今冬明春收到效果,不能对明年的农业生产产生太大的影响,更不能因此伤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。“

    看到徐方郑重地点点头,齐天翔将目光转向了对面的周通,示意他会议继续进行。周通似乎一直就在等待着齐天翔的示意,也很自然地宣布着会议的议程。

    萧山的言,主要还是针对河州纺织印染集团改制遗漏问题的处理。因为对国有资产处置和职工补偿安置的不满,职工代表采取的堵省政府大门反映问题的极端方式,而这些恰巧被齐天翔碰到,就亲自出面与罗剑和曾经分管国企改制的萧山,会同国资委、信访办一同处理此事。一个省长,两个副省长,通过与职工代表座谈协商,使得一场剑拔弩张的对立上访行为,变成了省长与职工的对话,获得了很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萧山此次就是介绍事件的最终处理结果,曾经主管河州纺织印染集团改制的国资委副主任,失职渎职受到行政记大过处分,国企处处长和改制办主任,因与原企业负责人勾结串通,致使国有资产流失,职工权益受到巨大损害,触了法律,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,企业负责人也被追究了刑事责任。

    职工股权被重新认定,企业被个人侵吞的资产被依法追回,加上暂存在国资委的企业变卖资金,优先对企业职工进行股权补偿,并对企业下岗失业职工进行了必要的补偿。国资委和信访办协调相关单位,对企业破产之后生活困难的职工进行了安置,一场历时五年,涉及五千多名职工的遗留问题,短短几个月得意顺利解决。

    从萧山的讲述和神情上,可以明显地看出,他对这样的结果是满意的,对于这个棘手的问题,这么快就得到解决,更是由衷的感到高兴。这一方面是对于遗留问题的出现和解决,关系到自己的名誉,越是到了即将退休的时候,愈像爱护自己羽毛的鸟儿一样,在意自己的名誉和影响。另一方面也是从中看到了齐天翔的担当,一个年轻的后继者,能够这么认真地处理遗留问题,而且不究前因,完全是出于公心看待问题。这份担当很难得,也很珍贵,让萧山感到欣慰和宽心。

    齐天翔明白萧山的感受,也清楚他在这个会议上说这个问题,所要达到的目的,也不愿过多地引申这个问题。毕竟牵扯到萧山的  情面,而且在此之前就听取了信访办的汇报,知道了缘由和结果,也不想继续纠结这件事情了。能够有这么一个满意的结果,就算是最好的结局了,结束了也就结束了,任何多余的话都没有必要再说了。

    齐天翔只是温和地望着萧山,既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,也没有说什么,而是以眼神表达着自己心里的感觉,相信萧山能够感知到他的想法,有这些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看到萧山结束了讲话,齐天翔也没有讲话的意思,周通就接着宣布下一个议程继续进行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言就更加的具体了,王俊明代表刘晓平副省长,就改委系统的项目申报和实施情况,进行了介绍和说明。因为临近年底,今年的项目基本已经执行就绪,明年的项目规划还没有投入实施,因此也只是泛泛地进行介绍,过于新鲜的东西不多。

    廉继成汇报了全省公安和司法系统的工作情况,并代表没有与会的张万福,介绍了全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